Board logo

標題: 誰的眼淚在飛 [打印本頁]

作者: artinezww5789    時間: 2012-2-18 14:56     標題: 誰的眼淚在飛

 一個人在鋪著白色的床單、被套的房間裏,思緒有點飄,離開家有了憂傷的感覺,我的眼睛裏陰雲密佈,像是要下雨了。今夜我變得十分矯情,我有什麼資本矯情呢,請原諒我的小女人情結有片刻的湧動。罷了,還是寫寫文字轉移一下注意力讓自己內心變得強大起來吧。  
  我好哭,記憶十分深刻的痛哭有好幾次。那一年我才幾歲,大嫂和四姐告訴我:如果你不聽話,我們就離開這個家,去要飯。這句話讓我哭了很多年,我很害怕大嫂和四姐姐真的走上這樣的一條路,很多個夜晚都夢見四姐姐和大嫂真的去當叫花子了。她們穿著特別破舊的衣裳,常常受調皮的小男孩的欺負,還有狗咬她們,大嫂和四姐姐總是用棍棒趕那些撕扯她們破衣服的狗。我常常在夢中哭醒,一摸枕邊總是被眼淚打濕,有時被母親或者父親喊醒。那樣的痛哭直到現在我都埋怨我的大嫂和四姐姐,總是責怪她們不應該那樣嚇唬我,讓我擔心害怕很多年,前幾年和她們講起這件事她們早就忘記。  
  母親49歲那年我才7歲,她喂豬,我依偎在她的身邊,遂聽她說:算命的說我活不過50。我在邊上不停的問那可怎麼辦是好,把母親問煩了:活不過就只有死,能怎麼辦呢。那一年我惶惶不安,沒少為母親祈禱,心中常念叨的:老天爺啊,莫讓我伊(母親)死了,要死就死我啊。也是那一年小小的我便記下了母親的生日。那是無比煎熬的一年,也是我幼年最為悲傷的一年,多少個夜晚夢見我的母親離我而去,我失聲痛哭,所以每當我的母親用尋死上吊的方法來威脅我的父親、嚇唬我的親人,我總是無理由的維護著母親。終於熬過了那一年,母親生日一過我還依舊看著母親健在,心裏真是開心極了。後來我慢慢懂事了,母親又說了很多次自己過不去哪一年,過不去哪一年,最氣憤的是去年回家她還告訴我:算命的說我過不去八十啊。我便如實的回敬:當年你說活不過五十害我哭了整整一年,現在都要八十了不照樣健在?她聽到這樣的質問把我趕出了那個我本也不怎麼進的家門。我後悔為母親掉了那些許的眼淚,也討厭母親的自私,她總是用謊言來賺起我們的同情,一個活了八十年的老太太還嫌沒活夠卻總當面、背地裏使陰招來詛咒兒孫死在她的前面,這是她和我們的悲哀!  
  九哥離去多年,我第一時間接到他的噩耗,就在家裏哭開了,當時腦子一片茫然,也不知道如何打電話通知家人。從家裏出發去東莞處理九哥的後事,我哭得有氣無力,人象抽了絲一樣。見到當時的情形我立馬振作精神,要幫他打理生意把攤位盤出去,還要和四哥一起辦理火化手續帶九哥回鄉。九哥是世界上最疼愛我的人,尤記當年我要結婚他急得哭了起來,說我什麼都不懂就要為人婦了,那一年我24歲了;我坐月子是他一個大小夥兒照顧我的飲食,還幫我料理孩子;後來一起幹活兒吃飯時總是他抱著我的小孩,有好吃好喝的總會留給我。九哥離去的前幾年我總是心酸落淚,慢慢明白他用短暫的一生對我的關愛換取我長久的思念,這種吃虧的事情精明如我會接受嗎?現在我不為他悲傷了,每次去看望九哥還會說點笑話或者開心的事情給他聽,我常囑咐如果在那邊沒錢花了記得托夢我,每當我夢到九哥的時候就會去他的墳前燒點紙錢,只是我不再為他掉眼淚了。  
  汶川地震也是我哭得厲害的一次,走在路上無端的落淚,打開電視聽到報導就會泣不成聲,一個人靜處會心如刀絞,那時的我感覺人都要頹廢了。給很多好友發信息希望他們能捐款,也曾經在論壇上呼籲大家伸出援助的手,這樣做不是表現我多麼富有愛心,只是希望求得心靈的安慰。慢慢的災難多起來了,也見過發國難財的中國人,也知道中國內部的腐敗和無能,四處贊助、巴結討好的展現自己奴才嘴臉讓我清醒:如我般的民眾力量是多麼微薄,我們無力改變什麼就順應吧,遂收起自己的悲憫心,不損人利己就行。我也慢慢的體會到自然災難都是因為人類的貪欲引起的,人們都在追求生活快節奏的享樂,卻忽視了環保,所以地球在懲罰人類也就有了地震、泥石流、沙塵暴、旱澇災害。我慶倖自己還沒有受到懲罰,也不會再為災難的人們而痛哭了。  
  常常在想人的眼淚怎麼可能會如海上青風、江上明月一樣提之不盡、流之不涸呢?慢慢的理性後就會改變許多,我不知道這是好事情還是壞事,一切順其自然罷。
  誰的眼淚在飛?不再是我的……




歡迎光臨 天使心❤愛情社區 (http://tuzaiz.info/) Powered by Discuz! 7.0.0